新闻

《魔兽世界》人物志 奥格瑞姆·毁灭之锤 下

2018-02-13 10:53:09

今天继续讲

Orgrimdoomhammer.jpg

黑石塔战败后,毁灭之锤被捕,作为怪人(据其本人所言)被关押在洛丹伦国王泰瑞纳斯的宫殿中。但他轻易地从洛丹伦王城逃脱并来到了一处收容营地,却目睹了兽人的堕落。曾经追随自己英勇杀敌的嗜血战士,如今已然沦为整日昏睡,精神麻木的奴隶。绝望至极的毁灭之锤差点也走上了自暴自弃的道路,但他还是保住了清醒的思绪,并逃出了收容营地。他在洛丹伦人烟稀少的地区过起了隐居的生活,直到有一天他收到了来自霜狼氏族的德雷克塔尔的消息。

 

年长的萨满告诉毁灭之锤,在奥特兰克的群山中有一位年轻的兽人同霜狼氏族一同生活,他就是多年前被认为与杜隆坦一同遇难的酋长之子。他曾被人类当作奴隶抚养成人,随后独自逃脱并开始四处寻找他的族人。萨尔,杜隆坦之子,决心要想办法解放被俘的兽人同胞,并帮助他们重拾往日的荣耀。毁灭之锤曾听格罗姆·地狱咆哮提及萨尔的事情,后者在启程寻找霜狼氏族前与格罗姆见过面,而地狱咆哮对这个年轻人赞赏有加。


好奇的毁灭之锤前往霜狼氏族寻访萨尔本人,但他要求别人不要向萨尔透露他的身份,因此在毁灭之锤抵达霜狼领地后没有人告诉萨尔他是谁。萨尔在当晚同到毁灭之锤见面时,他并未意识到自己一直听说的,有着众多光荣事迹的前任部落领袖就在自己眼前;他看到的只是一个在火堆旁取暖的陌生人。随着夜色渐深,萨尔愈加对这个兽人故作神秘的举止,以及其声称同人类对抗毫无意义的观点感到厌烦。当萨尔坚持说兽人值得为自由而战时,陌生人问道若他真的相信自己的话,为何还要与霜狼氏族蜷伏于深山之中。愈加愤怒的萨尔表示他准备入春后就前往南方加入格罗姆·地狱咆哮和战歌氏族的队伍,他们将突袭收容所,一同解放所有兽人俘虏。

然而陌生人对此嗤之以鼻并将地狱咆哮轻蔑的称作“受恶魔蛊惑的妄想者”。面对这个用侮辱来回报霜狼氏族好意的陌生人,忍无可忍的萨尔其发起了决斗挑战。而这正是毁灭之锤希望看到的。他故意将霜狼氏族说成是一群懦夫并说兽人无法与人类抗争,以此观察萨尔是否会为了自己的氏族和同胞挺身而出,而萨尔的确没有令他失望。接下来,毁灭之锤则要试试这个年轻人的战斗技巧是否同样令人满意。


Doomhammer.jpg


毁灭之锤在决斗中输给了年轻的萨满,但后者宽恕了他的性命,这时奥格瑞姆才将自己部落大酋长的身份显现出来。惶恐的萨尔为自己竟如此无礼地冲撞声名显赫的奥格瑞姆·毁灭之锤一再道歉,然而奥格瑞姆制止了他,并说出了自己保持低调的原因。接着他向众人说明了自己解救兽人俘虏的计划,萨尔和德雷克塔尔随即同意出手相助。


毁灭之锤与萨尔等人同地狱咆哮和战歌氏族一道,轻松地摧毁了四处收容所并解放了被俘的兽人。但在第五处收容所,早有准备的联盟组织了一支骑士部队。兽人部队遭到骑士的伏击,并在嗜血的狂乱中损失惨重。萨尔利用萨满的力量制造出一阵混乱以掩护部队撤退,但奥格瑞姆从背后受到致命一击——一杆骑士长枪带着冲锋的势头刺穿了他的盔甲和身体,从胸甲贯穿而出。在弥留之际,奥格瑞姆将部落大酋长之名,毁灭战锤以及黑色板甲一起传给了萨尔。奥格瑞姆陨落之地的那座收容所就是现在位于阿拉希高地的部落营地落锤镇。


在兽人找到属于自己的新家园并以萨尔父亲之名将其命名为杜隆塔尔后,萨尔将新建立的城市命名为奥格瑞玛,以此纪念自己的导师和挚友奥格瑞姆,这位备受崇敬的大酋长。


毁灭之锤的名字还在奥格瑞姆之锤号上得到延续。冰冠冰川是巫妖王在诺森德冰冻废土上的宝座,而这艘强大的飞艇曾作为部落的流动指挥部在其上空巡航。

毁灭之锤与黑色板甲


奥格瑞姆于落锤镇牺牲时就穿着这套板甲。自此萨尔继承了盔甲和战锤,实现了有关这把武器的古老预言。他没有更换被长枪刺穿的背甲,而是将其悉心修缮。自大灾变发生,萨尔将这套板甲送往奥格瑞玛作为兽人文化的象征。萨尔领导了部落在另一条时间线上的德拉诺所发起的战斗,他也再一次披上了属于其导师的黑色板甲。


以上就是奥格瑞姆·毁灭之锤的故事,大家有什么想看的想知道的可以留言给我们,下期见。


相关推荐

最新